专栏

上帝帮助无能的大卫

立约更新(3) 大卫王国,显然揭示了上帝所梦想的神的国度。 但这是在不可能中出现的奇迹。 不是因为大卫的可能性,唯有按照上帝的旨意才行。 上帝呼召没有资格的大卫。 牧童成为王,罪人成为公义,敌人成为儿子的只有上帝绝对的主权恩典 。 这个呼召遵循的时候, 你需要的是在没有指望的情况下所期望的信心。 唯有上帝绝对的主权恩典 小孩子眼中父母是全能者,而对于大卫来说,上帝是全能者。 他相信全能的上帝的信心,击败了歌利亚。 这件事大卫成为大卫王的事件。 以色列人中没有一个能够凭借自己的可能性对抗歌利亚的人。 站在象征世界王国的歌利亚面前,作为上帝国的代表的大卫,只注目永活的上帝,跑向歌利亚。 他在荒野放羊时,能够击败狮子和熊,对自己的能力,神已经知道。 对他来说,上帝不是用知识来认识的上帝。 所以,他不是期待他的可能性,而是完全信赖上帝,才可以向前奔跑。 他的上帝是用上帝认识和相信的。 上帝喜乐的是,不是自己的绝望的结论,而是在没有指望的情况下,仰望上帝的信心。 用知识去认识上帝,决不是圣经所说的信仰。 圣经告诉我们大卫与上帝的心相连。 他虽然是存在的罪人,但是他相信,主是自己的牧者,阿爸父,用这样的信心紧紧抓住主。 即使具有神学的知识,但是决定的瞬间,不能以自己的计算当作结论。 即使他连连跌倒,他也不使自信倒下,他把所有的让我们洁净的上帝当做结论。 以上帝为结论 上帝帮助了无能的大卫。 “大卫帝国”得益于和他在一起的勇士们的帮助。 这表明这是一个只能成为上帝的援助之手的王国。(历代志下 11:10) 在无数的死亡关口和失败,并且陷入致命的罪当中的大卫,因上帝援助之手,才有了可能的人生。可以看到上帝通过人们向你伸出援助之手。 主的时代,显示立神的子民,实现上帝的国度。 大卫的敌人扫罗的儿子约拿单,成了大卫最好的朋友。 米甲,祭祀长,亚杜兰同志等,结果一无是处的人们成为了大卫王国的开国功臣。 除了主的大恩之外,还需要更多的解释吗?[福音祈祷新闻] […]

专栏

圣经并不是将现实,情况或可能性视为信仰

立约更新(2) 对于被困于疾病的自我王国的我们,上帝希望建立一个他的国家。 这发生在伯利恒的少年大卫的身上。 他没有可能性,或没有任何的准备。 成为主的通路的他, 像芥菜种子一样渺小。 相比之下,扫罗的王国是坚固的。 即使上帝废黜扫罗,大卫在扫罗绝对压倒的权威面前,他成为国王? 这个诺言谁会相信? 雪上加霜的是,大卫在受油膏后,变得更加悲惨。 大卫现在需要的是信心。 应该是什么样的信心呢? 当没有任何希望时, 在没有指望的情况下,需要信心。 相信与我们立约的上帝,是全能者的事实的信心。 那样的信心,即使在上帝的诺言完全不可信的情况下,我们也要关注话语的主题。 我的想法,我的概率,我的可能性,我的经验,不是在打我的计算器,唯有相信立约的主体上帝。 上帝是全能的那一位。 因此,上帝所说的话也是全能的。 不是上帝的全能无法解决的情况下,所以要相信全能的上帝。 因此,上帝所希望的信仰是绝对信仰,这就是在没有指望的情况下,仰望的信心。 那信仰也是一种’被视为是正义的信仰’。 主要亚伯拉罕在完全不可能的时候,也要等待。 完全切断任何余地的时候,也要等待。 那时亚伯拉罕99岁。 自己和其他人全承认不可能的情况下,赐给了以撒。 他的身体似乎死了(罗4章)还有当他意识到他没有可能时,没有寻找自己的可能性,而是相信承诺的上帝,亚伯拉罕的信心,被看做是义的。 “虽然我无法,也不可能做到,但是能行这事的神与你同在”,神要求我们要有绝对的信心。 这一信心在2000年后的拿撒勒的处女玛利亚也能发现。 处女生孩子这一事实超出常识。 此外,说那孩子是上帝的儿子,用被造物的常识和计算,真是不可能的事。 玛利亚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怎么能做到这件事呢?”,当她问的时候,天使回答说, ‘全能的上帝是凡事都能。 听玛丽亚的告白。 ‘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 […]

专栏

可能性是0%的时候,需要的是绝对信心

立约更新(1) 因为6.25战争的缘故,许多逃难的人聚集在海云台白沙滩。 虽然当时迫切的情况只有发出惨叫 ‘救命啊’ 但是由于”仁川登陆作战”,战局发生了逆转。 5000分之一的可能性,成功的这一作战本身就是奇迹。 不过再无退路的海云台白沙滩上迫切祷告的人们,领悟了这件事是上帝的应答。 赐予这种奇迹只能发生在绝对相信上帝的信仰上。 令人吃惊的是这种信心显现我们尽全力也不可能的地方。 对于人类来说最不可能和绝望的事情是因为罪,即使人类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恢复与上帝之间的关系。 如果5000分之一的可能性有的话就好,不过看到在旧约的历史里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 但是上帝呼召亚伯拉罕与他立下言约(语言的约定)。 那不是肯定的力量, 积极思维方式,只有需要相信承诺的信心。 人类的存在,把不期待的事情当做期待的,这就是相信的信心。 那约定清晰可见的地方就是在出埃及。 留给以色列民族的只有上帝的单方面的约定。 在人类方面没有希望的时候,虽然在埃及的以色列百姓通过100%完全的上帝的做工,经历了巨大的奇迹,但是他们在旷野以不断的反叛而失败了。 通过这件事情表现先民以色列百姓也是因罪得到亚当的诅咒。 不可能性换可能性上帝的做工 通过约书亚和迦勒再次开始的旷野第二代征服迦南土地的事,本身也是不可能的。 从来没有摸到武器的以色列百姓怎么能与居住在迦南土地上的城市国家的战争中获胜呢? 如果不是上帝的介入,那是不可能的战争。 就在那时‘上帝做的’,相信这一事实的,就是绝对的信心。 我的可能性是0%的时候,需要的是绝对信心。 以上帝的能力,以色列百姓过约旦河向着迦南地开始迈开了绝对信心的步伐。 在包括耶利哥城在内的所有战争中,他们需要的只有”绝对信心”。 虽然在士师记的悲惨的历史尽头,上帝通过撒母尔保持了国家,但是尽管如此人们求他们喜欢的王。 以那样执着地叛逆性,病变自我的王国代言的扫罗登场。 旧约的历史一一记录着像这样”奇迹”、”苦难”等、任何事都不会逃脱诅咒的生命悲惨事实 就像不能抹去豹身上的斑点一样,古实人的皮肤不能变白一样,人类受到诅咒的生命,靠自己自己的力量绝对不能脱离。 所有的人犯罪因为无法做到上帝的荣耀(罗3:10) 虽然已经被上帝废黜了,但他还是有着王国和王的模样的扫罗。 还有被关在自我的王国里,多次被上帝烙下”失败”图章的以色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