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奉献是我死让我里面的耶稣基督活着的生活

[210号 / 只要福音就充 – 必须享受的恩典福音(3)] 圣经很多处应许说,腐败的世界和所有列邦赞美主的日子必定会到来(启7:9-10)。直到现在不停止地临在结束审判与咒诅、沙漠开花、再也没有悲伤和哀痛的上帝国度。希望看到其荣耀的人,就是成为主身体的教会。 单纯地相信上帝的绝对主权和他所赐给福音的人,应该在这地上以怎样的态度生活呢?圣经说“过活祭的生活”(罗12:1以下)。不但用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拯救了因污秽和罪死去的我们,也成为了与他一同享受荣耀的人,所以我们要完全地为基督而“献上”。新妇带着向新郎的热情(林后11:2)装扮自己一样,不是适当地把脚踝浸泡水的水平,而是要走到让恩典的大海完全吞没自己,在里面享受惊人的荣耀、能力与祝福的位置上。 “祭物”指已经完全死去的意思。上帝通过基督的完全牺牲,用全部赐给了我们享受福音的唯一道路,即把我们的全部“当作已死”的,完全献給主。这就是享受与活着的主交通的方法,同时又是用心灵和诚实礼拜的核心(约4章)。我们要相信,唯独通过这个方法才可以荣耀上帝,并且这是在上帝里面永远欢喜快乐的唯一路径。 如果“献上”的词语令我们情绪上感到忧伤,其实是被欺骗的。老我,即我的旧人绝对不可以献给主,而且即使献上,最终也只不过是“自己的热心”。圣经所说的“献上”是基督钉十字架死的时候,凭着信心否认一同钉死的我们的旧人。从此唯独盼望让主的旨意在我里面成就,把我完全献上。所以“我死,让我里面的耶稣基督活着的生活”就是献上。 用更容易的话来表达,献上可以说是“对上帝的信赖”。治疗病的时候,信赖医生才可以把我的身体交给医生一样,如果想把我的人生和我全部的存在都交托给主,必须让对上帝的信心成为实际。 神学上的同意或很长时间上教会而得到了职分,与“通过献上生活把自己交托给主的事情”是不同的。如果想得到恩典,但把全部人生献给主还觉得是负担,要省察你所相信的上帝是怎样的神。必然成就应许的绝对主权的上帝,面对被呼召的亚伯拉罕的软弱与失败,连一次都没有感到慌张,反而在历史中用明确的实体来显明了跟他应许的所有事情。所以相信上帝的话语,与相信他的应许的话是相同的。(2017年6月)<继续> [福音祈祷新闻] 金龙义宣教士 (巡回宣教士. LOG专教 代表)   <著作权人 ⓒ 福音祈祷新闻>本报报道允许怀着世界祈祷的人使用。 请注明出处[福音祈祷新闻]后使用。 使用者请告知本报。电子邮件 : gnpnews@gnmedia.org

专栏

在上帝的爱面前没有没有希望的灵魂

永远的爱情福音 (5)  大卫和约纳丹的友情和爱情是在最不可能的命运中绽放的花朵。 主为了成为不绝于耳的爱, 永远在一起的爱, 把我们当作朋友了。(约 15:13~14) 主的这份爱, 死也分不开, 水火不容。主因这份爱邀请了教会。 永远在一起的爱心 以上帝的形象创造的人类像上帝。比什么都它最像爱情的属性。 人靠上帝的爱而活。 得不到爱的人是不幸的。 如果拥有天下一切, 得不到爱, 活如死人。与此相反, 在这片土地上,  遇到死也无所谓地相爱对象地人是最幸福地人。 世上没有没有爱的能力的人。 没有人不会听从上帝”去爱吧”的命令。 因为存在地出生了拥有爱的能力, 爱情的能量已经不足求了。问题在于爱的能量方向的改变。 亚当的诅咒用”自我爱”代替了用心灵, 意义和生命去要爱的上帝。”自我爱”真可怕。 明知是该死地事, 但对自己的爱却散发出不衰, 不累, 不瘦的能量。 真是可怕的诅咒。 人类一直跟随被撒旦抓住的一生生病的自我贪欲, 在本质上为震怒的子女所作所为, “我”当家作主, 靠自己的宗教努力或善行是无法摆脱这一可怕的诅咒的。只有上帝给予的恩惠, 自发的, […]

文化

加利利海边的早饭是耶稣的爱

关系有困难时怎么办? 当夫妻矛盾, 子女矛盾, 家庭外人关系出现问题时, 我有什么解决办法?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一部作品。这是李美京作者的《爱情》。 作者在一所著名美术大学专攻绘画, 但因忙于育儿而无法从事作品活动。 据说, 她在对工作的热情和对育儿的责任之间奋斗, 发现了比较容易处理的材料。那就是笔。 作者用纤细的笔代替笔画了数千遍, 用忍耐和辛苦展现了过去的面貌。 主要关心对象是现在很少见到的东西, 如乡村小店, 瓦房, 饭团等。这一切, 都浸透着温馨, 亲情和爱心。 用忍耐和辛苦满满描绘出爱的辛苦。 特别是, 该作品如实地传达了爱的辛苦。 虽然看不到小盤上的食物, 但摆放整齐的勺子让人想起热气腾腾的米饭和湿润的泡菜。 瞬间, 我发现了可以解除因冷战而冻僵的对方心灵的强有力的武器。温暖的一顿。 不曾看到老母的饮食前老先生泪流满面的场面吗? 精诚的食物本身就是爱的辛苦, 也是爱的表达。 亲手在加利利海边准备早餐时的心情是什么? 给嗎那的时候, 上帝的心是什么? 像这样, 在圣经里, 食物有时候是爱情的象征。小心翼翼地盛着的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