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三岁大的尸首,唤醒世界的良心

[216号 / 企划– 叙利亚难民事件(2)]   前往欧洲的难民 关于今天被视为难民问题的始发点的叙利亚难民局势,刊登现场新闻记者的来文。 本报客座金西缅翁记者居住在叙利亚和奥地利维也纳,帮助了来到欧洲的阿拉伯难民。而且现在他在约旦服务难民,把他们的真实情况告诉世界。 <编辑>   新的起点 “看见孩子尸体的一瞬间,我的身体好像被冻坏了。 又震惊又悲伤…. 但我们不能呆着。 我按下了相机的快门,以便给他人听他一声不响的尖叫。 只有把这场悲剧以照片的形式公诸于世,才是我唯一能为孩子做的。” 尼留法尔·德米尔(Nilufer Demir),原驻土耳其南部度假胜地伏特鲁姆,是土耳其媒体图案通讯社(DHA)的一名女摄影记者。她于2015年9月2日上午6时左右前往海边采访巴基斯坦难民前往希腊岛的场面,目睹了库尔迪家人的悲剧。 叙利亚库尔德族3岁的阿伊兰•库尔迪(音)跟着为了躲避内战准备前往欧洲的父母乘坐橡皮艇从爱琴海出发。不幸的是,小船在出发5分钟后被掀翻,库尔迪与妈妈和5岁的哥哥被发现死在土耳其伏特鲁姆海滩。记者德米尔拍下的一张库尔迪的遗体照片让世界震惊,原本对难民冷冰冰的大人们的良心也被震撼。这成为拒绝难民流入的多数欧洲国家转变收容难民政策的契机。   难民与都柏林条约 难民是以种族,宗教,国籍或特定社会集团成员的身份或以政治意见为由受到迫害的恐惧感而处于国籍国以外的人。根据1951年制定的上述国际公约,可分为战争难民,政治难民,宗教难民,气候难民等。目前,全世界所有难民都归联合国难民署(UNHCR) 管辖,UNHCR应各国政府或国际联合会的要求,为难民提供保护和救济,帮助难民重新遣返或重新安置。 为防止难民向多个国家申请避难后选择其中最喜爱的国家的所谓”去流亡地购物”行为,欧盟(EU)于1990年签署了《双林条约》。因此,被难民要求避难的国家也为了履行保护难民的责任接受申请,还有必须审查难民资格。但是像希腊和意大利一样,发生难民可能性较大的非洲和邻近中东的欧洲警戒国家一直提出难民收容负担。2011年爆发的叙利亚内战加剧了这种都柏林条约的局限性,并引发了欧盟国家之间围绕难民收容问题的矛盾。恶劣的本国经济状况加上恐怖威胁,包括希腊在内的南部欧洲国家在本国边境切断了涌来的难民,故意避开了指纹登记。   尽管如此,包括前往欧洲的叙利亚在内的中东难民们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到韩国的队伍还是络绎不绝。他们为了前往既是欧盟领土的起点,又是希腊最南端岛屿莱斯沃斯或戈斯,付出了比游船费用高出50倍到100倍的费用,通过中介的非法中介,在土耳其西部海岸乘坐橡皮艇前往。   在库尔迪事件发生一周前的2015年8月24日,德国政府宣布所有叙利亚难民可以在德国逗留,不论他们经由哪个国家进入欧洲。他还表示,不会要求叙利亚出身的流亡申请者填写首次进入欧洲哪个国家的文件。事实上这是使都柏林条约无效的闪电措施。   该宣言发布后,不仅叙利亚人,阿富汗或伊拉克难民也蜂拥而至,欧盟内2015年的难民申请者多达了132万人。这一数字是2014年度63万人的两倍。其中在德国申请难民的人数为89万人,占总数的70%。但这只是对2015年进入德国的难民登记者中开始审查的数字进行了统计。   2016年,欧盟内申请难民的人数仍达126万人,但根据欧盟和土耳其政府签署的协议,到2017年,这一数字将减少到71万人。 抵达欧洲的难民在入境国家登记难民后,经当局审查取得难民地位。离开祖国的理由是否属于难民认定理由,陈述是否可信等接受调查后,如果获得难民身份,每月将得到生活费和各种福利待遇。以奥地利为例,每4人家庭每月将得到1800欧元(约233万韩元)的援助金,并用这些钱得到房子,开始独立生活。   相反,如果难民地位被拒绝,过去曾几次给予上诉机会,但如今在德国和奥地利,由于处于饱和状态的难民申请者,被强制遣送回本国。   同化与隔绝,融合与孤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