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近邻的地头…让我们记住曾经的难民

[217号 / 企划– 叙利亚难民事件(3)] 关于今天被视为难民问题的始发点的叙利亚难民局势,刊登现场新闻记者的来文。 本报客座金西缅翁记者居住在叙利亚和奥地利维也纳,帮助了来到欧洲的阿拉伯难民。而且现在他在约旦服务难民,把他们的真实情况告诉世界。 <编辑>   叙利亚内战是否结束吗? 逊尼派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败退,借助于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援,阿萨德政权夺取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土控制权,叙利亚内战似乎就此结束。然而,10月9日土耳其发动大规模进攻,驱逐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人,使许多库尔德人躲过死亡威胁,走上了避难之路,叙利亚再次陷入混乱和恐惧之中。ISIS势力一度控制叙利亚时,美国希望叙利亚反对派阻止ISIS,但叛军只集中于阿萨德政权的崩溃,因此没有余力。对此,美国把库尔德族民兵队(YPG)建立为消灭ISIS的代替势力,并通过军事支援和共同作战,为ISIS的败退立下了汗马功劳。库尔德人曾梦想得到作为补偿建立独立国家乃至民族自治权。 另外,土耳其政府把库尔德民兵队视为与在本国境内展开反政府武装斗争的库尔德工人党(PKK)有联系的游击队,为了本国的安全,一定要将其清除一直宣称。其间,驻叙利亚美军起到了挡箭牌的作用,但10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美军从叙利亚撤军后,土耳其似乎等不及,9日对叙利亚东北部发动了大规模军事行动。因此,应库尔德人的请求,叙利亚政府军被投入到该地区,这加剧了对土耳其军队扩大战场的担忧。 不仅是土耳其,在国际社会对美国的强烈谴责下,幸运的是,本月17日在美国彭斯副总统的斡旋下,土耳其与美国就入侵叙利亚8天后的5天”有条件停火”达成了协议。彭斯宣布,在叙利亚与土耳其边界之间设立安全区,土耳其负责管理安全区,美国将在120小时内将库尔德民兵撤出安全区外,此后所有军事行动将完全结束。 土耳其计划在安全地带修建住房,使本国境内300万叙利亚难民多数移居那里。但是,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大部分阿拉伯裔叙利亚难民和居住在安全地带附近的库尔德人之间将产生矛盾,因此,阿拉伯和库尔德之间是否会发生其他种族冲突的悲剧令人担忧。   无法回国的难民 在约旦,黎巴嫩,土耳其的难民们的生活比偷渡到欧洲的难民恶劣得多。居住在德国和奥地利的难民以4人家庭为准,从政府得到大约1500美元的现金援助,相反,来到约旦的叙利亚难民只能从联合国难民署(UNHCR)只收120至140美元的购物优惠券。 以欧洲难民为例,除援助金外,还有多种福利待遇,但约旦的难民多数在营地外的地区租用房屋居住,难以负担住房租金和电费等基本税费。虽然必须为生存而工作,但在失业率高达20%以上的约旦,叙利亚难民很难就业。约旦国民说,由于数以百万计的叙利亚难民滞留,物价暴涨,工作岗位减少,劳动工资降低,生活变得更加困难。此外,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敦促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难民返回祖国,如果叙利亚国内局势稳定,大批难民将回国。 然而,根据联合国难民署2019年7月公布的数据,在内战在一定程度上稳定的2016年以后,返回叙利亚的难民约有17万人,即562万逃离叙利亚的难民中只有3%回国。成为废墟的社会基础设施,几乎处于濒死状态的经济状况,对军队征用后反对政府的难民的报复担忧,对回国难民的随机逮捕,权威主义政权的恐怖气氛等,都阻碍了叙利亚难民回国。 与叙利亚南部地区接壤的约旦Jaber边境于去年10月重新开放,至今已有一年。目前,在联合国难民机构登记的67万叙利亚难民和未登记的难民加起来在约旦居住超过100万。其中,返回叙利亚的难民在过去一年里只有不到2万人。 由于叙利亚难民不愿返回祖国,曾大举收容他们的土耳其,黎巴嫩,约旦也面临困境。欧洲在2015年至2016年经历大规模难民流入事态后,社会不安情绪加重,反难民情绪日益高涨,为阻止这一现象的发生,向土耳其等3个国家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然而,在这种援助下,这三国内部的反难民情绪却日益膨胀。在一些地区,当局带头表达对叙利亚难民的敌意,逼迫他们返回家园,尽管难民遭受着这种没有国家的委屈,但他们仍然没有作出返回祖国的决定。   成为遇到强盗的人的温暖的邻居 随着难民事态的长期化,世界对叙利亚的关注和援助也呈现出逐渐减少的趋势。但从主君那句话”至极”地对一个小人说的,就是为我做的,所以为难民祈祷,支援,就是为主子服务的宝贵。 如果我们向难民讲述过去6.25南北战争造成数百万人死亡和国内难民,国家基础本身崩溃的不幸历史,他们就表现出极大的关心并得到安慰。在国际社会的参战和帮助下,韩国和教会今天进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我认为现在是时候为难民分心了。 除了联合国和政府规定的难民定义之外,我们建议韩国教会对难民拥有只属于教会的定义。圣经说的难民是谁,教会应该给他们什么。就像平时曾治疗并保护过无视自己的犹太人的撒玛利亚人一样,难民也需要慈悲善良的邻居。 最近韩国社会掀起的对也门难民收容的争议在教会也成为了焦点。当接纳大部分为穆斯林的中东难民时,韩国也曾对伊斯兰产生过恐惧(伊斯兰恐惧症)和忧虑。 还有现实的声音说,如果有财政帮助素不相识的难民,还不如先在老人问题等韩国社会急需救助的地方执行。 目前,韩国每1000名难民申请者的许可比率为0.04%。从世界前10位的国力来看,排名世界第139位的难民认可率非常低。由此可见,外国人来韩国申请难民地位时,韩国政府不轻易批准。但是,关于难民的讨论必须交给政府,教会必须将已经进来的难民视为极其小的人,以爱心和怜悯的方式靠近和照顾他们。   满足难民需要的定制型服务 随着在约旦,土耳其,黎巴嫩的难民滞留的长期化,现在是需要满足这些人需要的时候。首先,有难民子女教育援助。 在约旦的叙利亚难民中,儿童,青少年的比例占总人口的一半。因为家境恶劣,上完小学就被逼到劳动市场的这些孩子们,为了未来的教育工作是非常必要的。 韩国教会的圣徒们利用暑假或寒假来到中东的难民服务现场,哪怕只有几天时间也能和这些儿童一起度过,这也是重要的服务。对于这些从来就没有受到过关心和尊重的孩子,即使语言不通,只要来到韩国的陌生访客们温暖的眼神,这些孩子们就会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 长期以来,约旦等中东的难民一直依赖救济,他们的生活非常恶劣,即使很少接到救助,他们也依靠救济生活,因此他们习惯了贫穷的环境。还需要帮助打破这种恶性循环,让他们找到适合他们才能和境况的工作,以便他们自己解决生计问题。 我们把暴力和战争的人类野蛮犯罪转变成难民拯救之路,活着在上帝的拯救经历现场。愿越来越多的人以感谢和感激的方式参与到上帝拯救灵魂的善良历史中,而不是旁观者。 < 尽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