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与不协调的罪人在一起地耶稣

[241号 / 福音就够了 – 强权之恩惠的福音(1)] 主向从未去过天国的我们介绍天国的比喻之一就是宴会。通过路加福音第14、15章的故事告诉我们,”天国”与这个世界的盛宴是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和概念的盛宴。 我们去参加宴会的话,对VIP的位置很感兴趣。 但主却说,你们去宴会时,不要找高位,反而要找低位。 也就是说,我们通常在宴会上的期待价值在”上帝国家”有所不同。并且这片土地的宴会受邀人的水平就是主人水平,因此尽可能邀请最好的贵宾。但是主邀请残疾人、穷人、有病的人、没有照顾的被疏远的人。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参与的人。 因为天国的盛宴是施舍的盛宴。 在路加福音第14章中说的”王的宴会”中,具备资格的人没有一个人参加。 不能来的理由也是极其日常的。这是一种侮辱王的态度,对国王的邀请视而不见。王突然命令仆人。“到路边强劝没有请到的人,一个无力偿还的人,不能自己来的人,带他们去参加宴会。” 这是关于以色列百姓的话。亚伯拉罕的子孙是最早承担上帝永远的话语,并得到上帝的奇迹和恩宠的族群。他们被邀请到上帝国家的VIP位子。上帝虽然给予了我最隆重的恩惠,但可能是无价的付出,不知珍贵,踩踏、碾压、撕裂后扔掉了。 因此,上帝的邀请和特权归于了没有资格的人。这是上帝赐予无限恩惠,使天国充满那样的人,享受祝福。 在《谁家福音》第15章中,耶稣和完全不般配的税吏和罪人们在一起。当时税吏与罪人有着相同的意义。犹太人为了不被不淨,没有与税吏交往或吃饭。在这种犹太人的想法下,税吏是完全与上帝国家无关的人。当时犹太宗教既得权者兼特别阶层的法利赛人看到在场的税吏后,可能觉得他们很肤浅。这是当时犹太社会的日常反应,这就是人类水平的价值和情绪。法利赛人和文士们冷嘲热讽地无视耶稣,称他为”这个人”。 “这个人迎接罪人后一起吃饭吗?” 即, 就像”这下下流人有什么善事吗?” 。一遇到情况,他们的心思就暴露无遗了。 (2018年 4月) <继续> [福音祷告报纸] 金龙义宣教士 (巡回宣教士. LOG专教 代表) <著作权人 ⓒ 我手中的上帝国度, 以真理打开世界的福音祈祷报纸 > 电子邮件: gnpnews@gnmedia.orgrong  

mission

巴基斯坦基督徒的告白,在迫害中”正在学习爱的方法”

[238号 / 宣教通信] 据开门(OpenDoors)宣教会最近报道,在巴基斯坦,基督徒们以信仰为由,在社会上遭到拒绝。开门宣教会要求为受到迫害的巴基斯坦1500万名基督教青年祈祷,并介绍了A青年的故事。 一个寒冷的天气里,A青年看到通往教堂的一个角落里有一辆大排档,就走近了买热腾腾的食物。 订了一盘扁豆盖饭,要付钱找钱包,大排档主人见他脸就问。“不是去教会的教徒吗?” 主人认出自己是教徒,那个青年高兴地立即回答。 “是的,没错!”这时路边摊老板把准备给他的餐盘掀翻了,让他拿来塑料袋。 “我不能让你用我的盘子吃饭。 我的盘子需要别人用。 我的盘子不能让你弄脏。” 青年人心塌了。在放弃买菜回家的路上,感觉自己太悲伤了,太傻了。青年非常清楚基督徒在巴基斯坦社会中的地位。但26岁的青年还难以承受这样的现实。虽然是在回家的路上,但感觉就像是无家可归的人。 即使周围有父母和朋友,还是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虽然知道基督是为自己而死的,但感觉还是被抛弃了。 每天的迫害是巴基斯坦青年和基督徒的生活 青年人每天都在听教堂里发生许多这类事情。听到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兄弟姐妹们内心的哭声,这些事情虽然成了家常便饭,但却留下了深深的伤痕。这些事情超过100种,最终这就是青年和省城人的生活。 牧师听了青年的事后,讲述了自己在餐厅工作时的故事。说过 ,“每天,每个人都对我说了侮辱的话和行动。说过 给客人带食物时,要小心不要食物上呼吸,不要弄脏。虽然是很有名的餐厅,但只让我使用一盘破旧的东西。 不仅如此,还用旧果酱瓶代替了水杯。” 牧师说,它长久以来留下了深深的伤口。 他还说 “我是一个珍贵而有价值的人。主接受了我。这个世界的人总是对我们有迫害的。 我现在也在学习如何去爱他们。” 当向别人传达主的爱时,我的治愈也会发生。 牧师的见证给弟兄带来了很大的帮助。青年告白说:”当向别人展示主的爱,并表现出耶稣时,我明白了我的治愈也会发生的事实。” [福音祷告报纸] <著作权人 ⓒ 我手中的上帝国度, 以真理打开世界的福音祷告报纸 > 电子邮件: gnpnews@gnmedia.org

专栏

能够诉说历史希望的唯一存在,教会

[224号 / 只要福音就充 – 我会祷告(2)] 在时代暗淡的时候,”没有希望。都结束了。”说话的时候,上帝在做什么呢?上帝的国度在哪里? 在以色列的历史中,士师时代是历史上最惨淡和黑暗的。但犹如熄灭的灯火般的以色列的脉络,此后一直延续到了王政时代。连接几乎断裂的历史纽带的人不是祭司长家族。曾经被认为是最后希望的以利祭司的家族反而比以色列百姓更加堕落。他和他的儿子们自告奋勇地进行了”上帝的诅咒”,还有做了连以色列最后的希望都熄灭的。无论是利未支派还是以色列各支派都存在的长老,都未能延续历史的纽带。虽然律法规定的制度和血统没有改变,但其中完全没有生命力。 上帝对曾感叹”主啊,只剩下我一个人”的以利亚先知说:”我留下了7000名没有向巴亚尔下跪的人”正如所说,上帝在无形中进行着工作。 在埃夫拉姆山区的拉马达姆,有一个勉强继承虔诚命脉的家庭,而且还是那个家庭中最不幸的主人公一个女人。与”丰富的恩典”这个名字完全不搭调,这个名字叫”哈拿”的女人没有特定的原因,她无法生孩子。古代以色列不能生育被认为是上帝的诅咒。 哈拿过着与“丰富的恩典”不同的人生 其他女人不祈祷也能生好孩子,但哈拿无论怎么祈祷和喊叫都生不下来。哈拿心烦意乱地走向主, 呜咽着哭着(撒母耳记上1:10)。孤独、痛苦、无法向任何人诉苦、任何人都无法帮助的哈拿独自可怜地坚守着信任。 在真正的不正义的时代,在那个没有希望的历史中,怎么会有拥有这种信仰的女人呢?即使是信任的人,本性上也会存在只爱主的灵魂的存在吗?绝没有。除非出生在上帝那里,否则是不可能的。领导们全都堕落了,哈拿所拥有的信实的信心也是从上帝那里获得的。 因此,在人类所有绝望的基础上,当肉体的人们说’现在结束了,不行,都错了’时,作为教会,我们就应该这样说。”没有,没有。不,上帝可以做。”是啊!教会是唯一能诉说着历史希望的存在。在人类的计算、通念和常识结束后,相信上帝应该做的事情的信仰战胜一切绝望,突破黑暗的上帝的人们就是教会。(2018年1月) <继续> [福音祷告报纸] 金龙义宣教士 (巡回宣教士. LOG专教 代表) <著作权人 ⓒ 我手中的上帝国度, 以真理打开世界的福音祈祷报纸 > 电子邮件: gnpnews@gnmedia.org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