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能够诉说历史希望的唯一存在,教会

[224号 / 只要福音就充 – 我会祷告(2)] 在时代暗淡的时候,”没有希望。都结束了。”说话的时候,上帝在做什么呢?上帝的国度在哪里? 在以色列的历史中,士师时代是历史上最惨淡和黑暗的。但犹如熄灭的灯火般的以色列的脉络,此后一直延续到了王政时代。连接几乎断裂的历史纽带的人不是祭司长家族。曾经被认为是最后希望的以利祭司的家族反而比以色列百姓更加堕落。他和他的儿子们自告奋勇地进行了”上帝的诅咒”,还有做了连以色列最后的希望都熄灭的。无论是利未支派还是以色列各支派都存在的长老,都未能延续历史的纽带。虽然律法规定的制度和血统没有改变,但其中完全没有生命力。 上帝对曾感叹”主啊,只剩下我一个人”的以利亚先知说:”我留下了7000名没有向巴亚尔下跪的人”正如所说,上帝在无形中进行着工作。 在埃夫拉姆山区的拉马达姆,有一个勉强继承虔诚命脉的家庭,而且还是那个家庭中最不幸的主人公一个女人。与”丰富的恩典”这个名字完全不搭调,这个名字叫”哈拿”的女人没有特定的原因,她无法生孩子。古代以色列不能生育被认为是上帝的诅咒。 哈拿过着与“丰富的恩典”不同的人生 其他女人不祈祷也能生好孩子,但哈拿无论怎么祈祷和喊叫都生不下来。哈拿心烦意乱地走向主, 呜咽着哭着(撒母耳记上1:10)。孤独、痛苦、无法向任何人诉苦、任何人都无法帮助的哈拿独自可怜地坚守着信任。 在真正的不正义的时代,在那个没有希望的历史中,怎么会有拥有这种信仰的女人呢?即使是信任的人,本性上也会存在只爱主的灵魂的存在吗?绝没有。除非出生在上帝那里,否则是不可能的。领导们全都堕落了,哈拿所拥有的信实的信心也是从上帝那里获得的。 因此,在人类所有绝望的基础上,当肉体的人们说’现在结束了,不行,都错了’时,作为教会,我们就应该这样说。”没有,没有。不,上帝可以做。”是啊!教会是唯一能诉说着历史希望的存在。在人类的计算、通念和常识结束后,相信上帝应该做的事情的信仰战胜一切绝望,突破黑暗的上帝的人们就是教会。(2018年1月) <继续> [福音祷告报纸] 金龙义宣教士 (巡回宣教士. LOG专教 代表) <著作权人 ⓒ 我手中的上帝国度, 以真理打开世界的福音祈祷报纸 > 电子邮件: gnpnews@gnmedia.orgrong